站内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体育

检索

综合体育

两代跳水人的梦想接力

西安晚报 2018-04-11

  如同每一个孩子都会从卖气球的人手中牵走一个心愿一样,每一名站上跳板的小选手,也都希望能在飞溅的水花中绽放自己。任佳曾是我省首批跳水运动员,她昔日的梦想是站上领奖台。如今,担任省青少年体校基层教练的她,将自己7岁的女儿也带上了跳板。梦想,仍在延续。

  她见证了陕西跳水的崛起

  地处内陆的陕西,跳水原本并非是优势项目,1990年成立跳水专业队时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场地,只得四处借外省市的跳水馆训练。任佳就是我省组建跳水队后的首批队员,当时与她一批的共有7名队员,其中即包括后来的奥运冠军田亮。不过在刚组建时,这支队伍并不被看好。昨天,任佳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的训练如同“化缘”一般,“那时候真的很艰难,但既然选择了跳水,就希望能取得成绩,对得起胸前‘陕西’这两个字”。

  1992年,任佳进入国家队,那是无数运动员梦开始的地方,但因为伤病,1994年任佳不得不告别赛场,“现在想想挺遗憾的,不过队友们很‘给力’,陕西跳水从开始时的一穷二白到后来的屡创辉煌,我为这支队伍感到高兴,也为自己曾是其中的一员感到骄傲。”

  如今的陕西跳水,称得上是一支王牌之师,从田亮到秦凯,再到司雅杰、杨昊,优秀选手不断涌现。退役后成为跳水教练的任佳,也从亲历者变成了见证者,世界冠军司雅杰就是她培养出来的。

  孩子也爱上了一池碧水

  那是2007年年底,省青少年体校设置了跳水项目,当时司雅杰是第一批入校的运动员,而任佳也是那时候来到学校的。原本任佳是跳水中心的教练,从一线队伍来到基层执教,在外人看来绝非“明智之举”,毕竟基层教练不仅默默无闻而且更为辛苦,但在任佳看来,跳水运动员的每个成长环节都很重要。“对我来说,无论是在一线还是三线,从事的都是喜爱的事情。”任佳说,这种喜爱是因为对体育有一种情结,“每当我看到‘五环’会有特别的感受,我老公也一样。”

  任佳的丈夫任钊是陕西蹦床队的主教练,在去年的十三运会上,陕西蹦床队在男女团体项目上历史性地首次跻身决赛圈。去年9月,他们的女儿任雪溪也进入省青少年体校,开始从事跳水训练。练体育这么辛苦,运动员出身的任佳为何又让自己的孩子走上这条道路呢?“干什么不辛苦啊,天下哪有不劳而获的免费午餐?”任佳笑着说,选择跳水是因为孩子很喜欢这个项目,也很有天赋,“女儿以前没进队的时候,我也会带着她来馆里,当时她就告诉我说,以后要成为妈妈的队员。这些年我一直在基层当教练,积累了一定的选材经验,我觉得以孩子目前的状态来看是个好苗子”。

  不仅是任佳,昔日田亮的恩师、陕西跳水队功勋教练张挺在看了任雪溪的训练后也称赞孩子潜力很大。进入省青少年体校短短半年后,任雪溪就从基础班进入到提高班。

  为国争光是共同心愿

  自己的孩子练体育,多少也会有一定的“示范”作用,任佳表示:“过去招学生很困难,家长们觉得练体育苦,所以不愿意让孩子来,但我的孩子都在这里练,这样就能让其他家长放心。”

  除了辛苦以外,很多家长觉得练跳水有危险性,因此避而远之,任佳并不回避这一点,但在她看来,随着训练方法更科学,以及前沿科技的介入,跳水训练的危险性已经不必过于担心,“孩子们来到我这里,我首先会教他们如何辨别与防范危险,并且通过科学的训练方法降低风险。说是跳水运动,并非一上来就让小孩上3米板、10米台,训练是循序渐进的,我们会根据每名队员的自身情况制定训练方案。至于跳水会对眼睛造成伤害,以前的确多一些,现在随着科学训练、技术革新以及定期进行眼底筛查,现在已经不必担心了”。

  聊起在省青少年体校的工作生活,任佳有说不完的话,她说学校不仅教人体育技能,更能培养独立性、适应性。至于家长们担心体育成材率不高,任佳也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体育是一栋大楼,某个项目只是打开了一扇门,每一层都有不同的门,你进了跳水这扇门,但可能以后会从足球这扇门出来。现在的跨界跨项选材,给了孩子们更多的机会,毕竟孩子可塑性是很强的。”

  对于自己的孩子又有什么期待呢?任佳笑着说顺其自然就好,反倒是小雪溪有坚定的目标,她说:“我也想穿胸前有国旗的比赛服,像爸爸和妈妈一样,为国争光。”(记者 闫斌)

  1. 我市跳水名将杨昊出征世界跳水系列赛
  2. 双星陕耀 再续辉煌
  3. 我省小丫司雅杰惜败获银牌
  4. 秦凯何姿6月25日要结婚啦
  5. 西安丫头司雅杰今冲金
本省新闻 关注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