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影音娱乐 > 梨园荟萃 检索
 
  梨园荟萃  
陕西地方戏如何百花齐放
西安日报 2016-05-05

  地方戏曲的传承保护,受到陕西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取得成效的同时,却也存在院团等演出阵地建设滞后、人才队伍培养迫切等客观问题。如何发挥传承人和老艺术工作者的作用,加大院团建设提升力度,消除制约地方戏曲传承的不利因素,事关陕西地方戏曲保护传承的大局。

  地方戏曲保护传承的关键是人才,院团或班社是传承不可或缺的重要“阵地”,只有破解了制约地方戏曲传承的问题,才会令陕西地方戏“百花齐放”。

  舞台是“阵地”

  基层戏曲剧团承担着传播陕西优秀传统文化的重任,也是保护传承陕西地方戏曲的重要载体,但随着地方戏曲前些年演出的萎缩,剧团发展不容乐观。“陕西全省107个区县,有剧团的只有68个,占比63.6%。”陕西省振兴秦腔办公室副主任李鑫说,“好多剧团都不存在了,即便是这68个剧团,许多连完整的演出都难以完成。”李鑫近年来长时间跑基层调研,对陕西省秦腔的现状颇为了解。据不完全统计,不算地方自乐班在内,全省从事秦腔和地方戏曲的专业剧团的人员不足万人。

  西安周边几个区县的剧团情况还好些,户县剧团目前有50人左右,包括惠民演出在内一年能演出200多场,今年还新创作了一个剧目《官箴碑》;长安剧团目前有60多名演职人员,一年演出200场左右,惠民演出占到了三分之二。蓝田县20多年来一直没有剧团,蓝田县蓝天文化演艺公司是2013年成立的国有企业,现有演职人员40人。目前蓝田演艺公司排演大型剧目15部、折子戏20多个,综艺节目一台,蓝田非遗节目一台,创作新排大型眉户现代剧《簸箕掌》,创作演出戏曲小品《如今蓝田人》。自2013年成立以来,该公司惠民演出共481场次。

  而有些剧团现状却不容乐观。《西安艺术》编辑部主任、副研究员韩建告诉记者,他了解的一个剧团目前只有八九个人,“除过剧团领导、行政和财务人员,演员能有几个?”这尽管是个个例,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基层剧团的困窘。

  李鑫说:“经费确实是制约地方戏曲传承保护的一个重要问题,好些剧团疲于奔命,难得有时间静下心来搞艺术生产。”韩建告诉记者:“好多剧团目前停留在糊口层面,虽然也在演戏,但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为生计在重复,完成了一定场次的演出,才能保证工资维持生活,难以有精力、财力、时间去提升演出水平。”

  秦腔表演艺术家、原易俗社社长冀福记说:“舞台就是演员们的‘阵地’,离开了舞台,艺术家和戏曲从业者将没有用武之地,传承就成了一句空话。”

  人才是关键

  地方戏曲尤其重视师徒传承,“得手把手地教,一句一句地传,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示范传承。”据不完全统计,不算民间班社和自乐班,我省地方戏曲的从业人员不到5000人,这对有3000多万人口,有40余种地方戏曲的陕西省来说,人数实在是有点少,更显得传承人的保护、后继人才的培养是多么的重要。

  “秦腔、眉户、商洛花鼓、合阳线腔、同州梆子等近20种陕西地方戏曲,都已列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他的则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每个剧种都有一到两名以上的传承人,”陕西省文化厅非物质文化遗产处处长崔天民告诉记者,这些传承人是陕西地方戏曲传承保护的珍贵人力资源,在地方戏曲的传承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冀福记认为,传承人的认定,不仅使老艺术家们有了发挥特长优势、传承技艺的用武之地,也极大地鼓舞了中青年从艺者继承发扬地方戏曲优秀传统文化的信心,也为他们的学习提供了难得的机会和机遇。

  “学戏是一辈子的事情,要不断打磨,表演才能越来越好,群众才会真喜欢,” 秦腔表演艺术家郝彩凤告诉记者,“传承得有好苗子,发现一个好苗子却不容易,碰到了就认真教,手眼身法步,手把手地教,在台上进一步、退一步,一个眼神,一个转身,都需要精雕细琢不断认真学习。”在郝彩凤的几位得意高足中,魏艳妮跟随她学戏10多年了,现已成了团里的顶梁柱,但在郝彩凤心中,“艺术无止境,还需要多磨练,只有多练,用心练,才能出戏,才能真正受到戏迷朋友的欢迎。”

  戏曲传承的师徒“传帮带”是如此重要,戏曲传承的要求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好多剧种热心陕西地方戏曲传承的传承人或老艺术家都已年届高龄,比如秦腔艺术方面的郝彩凤、肖玉玲、李爱琴、冀福记、万峰等,合阳跳戏的党忠信、长安道情传承人王昭玺等,都是年过七旬的老人了。而戏曲手把手的示范传授,对老人们的身体是一大挑战。

  “年龄不等人,精力不饶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抢时间、设机构,将老艺术家组织起来,由政府投入,有计划地将他们的宝贵技艺整理挖掘出来,”冀福记说,“老艺术家都是无比珍贵的艺术人才,与其在后世赞扬他们,不如在他们健在时多加关心支持,让优秀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

  在此方面,西安地方戏曲的传承走在了前面。比如2015年,西安秦腔剧院邀请了52位老艺术家作为传承老师,为易俗社、三意社的中青年演员传道授业,易俗社的传承班已办了20期。崔天民说,陕西省对传承人进行“抢救性”保护,为老艺术家们录音录像。今年开启地方戏曲进校园等活动和措施,把戏曲内容列入高中课程,让孩子们学习领悟感受传统优秀文化的魅力。随着政府对传承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大,秦腔、老腔等剧种的传承保护工作走在前面,合阳线腔、跳戏等其他剧种的保护也取得了成效,我省地方戏曲有望迎来“百花齐放”的美好时光。

  相关链接

  肖玉玲:戏比天大 艺无止境

  “成绩不说跑不了,缺点不说不得了,”已78岁的秦腔表演艺术家肖玉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秦腔项目传承人,在秦腔艺术的传艺授徒上以严著称,从艺60余年,桃李满天下,但对学生的要求却从不降低。

  肖玉玲在秦腔闺门旦行当独树一帜,在多部秦腔经典传统剧目中塑造的艺术形象深入人心,是西北秦腔观众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名角,主演的《火焰驹》《五典坡》等经典剧目是让众多戏迷难以忘怀的好戏。在她的弟子、西安秦腔剧院副总经理兼三意社社长侯红琴心目中,肖玉玲老师就是三意社的象征,“说起三意社,人们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肖老师。”

  虽然退休多年,年事渐高,但肖玉玲依然热爱着秦腔事业,侯红琴告诉记者:“社里排戏,我们经常请肖老师回来指导传授,她从不拒绝。来到排练场,对年轻演员的手眼身法步,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唱腔,都严格要求,老师对秦腔艺术的热爱让我们非常感动,受益匪浅。”

  2016年5月1日晚,由西安秦腔剧院组织的肖玉玲(肖派)艺术传承收徒拜师会在西安易俗社小剧场隆重举行,在冀福记、郝彩凤、万峰等老一辈艺术家的见证下,侯红琴、雷通霞、苏凤丽、王小小等12位专业徒弟和9位业余弟子,向肖玉玲老师鞠躬敬茶拜师,感人场面让到场嘉宾和广大戏迷报以热烈掌声。

  在收徒拜师会上,肖玉玲深情怀念起她的老师姚鼎铭,“我唱完戏回到后台,他就在后台等着,不等我卸妆换衣服,就指出我哪里没演好,哪里怎样唱更好,他就是我的一面镜子。正是因为有了姚老师的严格要求,我才在秦腔表演上不断进步。”她告诫勉励诸位徒弟说,“不是真心学戏的,我还不收呢。戏比天大,艺无止境,成绩不说跑不了,缺点不说不得了。希望你们兢兢业业学本事,实打实地把肖派艺术学到手,严格要求自己,把戏唱好。”

  西安秦腔剧院董事长雍涛说,“拜师”是学习传统技艺的头等大事,没有师承很难在这个行业取得好成绩。“为肖老师举办收徒仪式仅仅是这方面工作的开端,今后秦腔剧院将不断通过这样的形式,在流派传承、剧目传承方面下更大功夫,把秦腔艺术发扬光大。”

  本组稿件由记者 雷县鸿采写

 
Copyright©2009 www.snwh.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陕西省分中心 制作维护:陕西省图书馆
陕ICP备10200749号-3
展演报道 本省工程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