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物新闻

检索

文物新闻

平生长物惟腰鼓

西安日报 2019-08-12

彩绘陶腰鼓 2000年陕西省蒲城县唐李宪墓出土

  陶鼓为泥质红陶,中空,两端鼓身呈筒状,微鼓腹,略敛口,圆唇,鼓身近口沿处各有弦纹一周,中部束腰上亦设弦纹五道。腰鼓两端头原蒙有皮革鼓面,出土时已朽坏,仅余铁箍圈及铁环钩等小件。鼓身通施白底,在其上描橘红色彩,再以黑、绿、白色绘成精美图案。图案为陶鼓通体绘绿色勾墨边小团花八组,横向环绕,每组4朵,束腰处分布4组,两侧鼓身各绘两组,鼓身花朵较腰处花形渐小,但形制完全相同。鼓身各组中心又画出白色大团花一朵,绿色小花4朵分绕周围。

  陶腰鼓出土于蒲城县唐李宪墓,李宪为唐睿宗李旦嫡长子。原名成器,本为太子,后因其三弟李隆基平乱有功,主动上书给睿宗李旦,让出帝位继承权给李隆基,成为唐代历史一段佳话。李宪少年时才气过人,能诗歌,精通音律,尤其对西域龟兹乐有独到的见解,尤善击羯鼓、吹笛。又恭谨自守,不妄交结,不预朝政,为玄宗所器重。历任太子太师、太尉、扬州大都督等职,封宁王。他在诸兄弟中与李隆基关系最为密切,感情至深。史书记载玄宗经常与其一起赋诗下棋、击鼓吹笛、同床共枕。公元741年李宪病逝,玄宗听到消息之后非常悲伤,下诏书追谥李宪为“让皇帝”,以皇帝礼仪陪葬唐睿宗桥陵,其墓命名为“惠陵”。

  鼓是最古老的乐器之一,我们的祖先很早就掌握了鼓类乐器的制作和运用。上古时期人们在乐舞活动中已使用陶制的土鼓,《周礼》就有“掌土鼓豳龠”的记载,郑玄注:“土鼓,以瓦为框,以革为两面,可击之。”这是有关皮鼓运用的早期记载。丝绸之路开通后,中原与西域在物质、文化等方面的交往日益频繁,音乐文化交流也是其中之一。到南北朝时期,龟兹乐、疏勒乐、高昌乐、天竺乐等西域及印度乐曲和乐器陆续传入中原,这其中 “羯鼓”“腰鼓”等便是重要的打击乐器。据《旧唐书》卷二十九《音乐志》载:“腰鼓,大者瓦,小者木,皆广首而纤腹,本胡乐也。”北宋时期音乐理论家陈旸在《乐书》卷一二七《乐图论》中记载:“昔苻坚破龟兹国,获羯鼓、揩鼓、腰鼓,汉魏用之,大者瓦、小者木,皆广首而纤腹……所谓细腰鼓是也……右击以杖,左拍以手,后世谓之杖鼓、拍鼓、亦谓之魏鼓。每奏大曲入破时,与羯鼓、大鼓同震作,其声和状而有节也。”文献记载由于羯鼓的音调高并富于穿透力,因此被唐玄宗李隆基视为八音之领袖。在宫廷燕乐中,唐玄宗经常亲自击羯鼓以和乐,许多贵族也都善击鼓,击鼓竟成了一时风尚。据说唐玄宗李隆基和李宪都喜爱敲羯鼓,李宪不但敲鼓还自己制作鼓。《酉阳杂俎》中记载“宁王常夏中挥汗鞔鼓(即把皮革绷紧,固定在鼓框上,做成鼓面),所读书乃龟兹乐谱也。上(唐玄宗)知之,喜曰:‘天子兄弟,当极醉乐耳。’”李宪墓出土的陶腰鼓证实了文献中的记载,也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即墓中出土陶鼓形制与乐书上记载的羯鼓形制不一,而与腰鼓记载相似,此陶鼓是否为文献记载中的羯鼓,还有待研究。(刘芃)

  1. 国家文物局发布“考古中国”两项重要成果
  2. 中国陕西援缅文物保护项目工作组获缅方赞誉
  3. 文物在“说话” 历史“活”起来
  4. 广州大佛寺南院建设工地 发现晚唐陶器堆积
  5. 山西公安机关移交文物一万二千七百八十件
本省新闻 关注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