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物新闻

检索

文物新闻

四卷珍贵敦煌写经撩开面纱

西安晚报 2018-11-23

展出的敦煌写经(局部)

  “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这是著名学者陈寅恪之语,道尽了国人对于敦煌大量珍贵文物被盗的辛酸。21日,四卷出自于敦煌藏经洞的唐代写经长卷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展出,此展取名“一念·敦煌写经展”,这也是这四卷写经首次与公众见面。它们均是国家一级文物,有些在动荡的年代流落海外,历经辗转最终回到祖国的怀抱。

  作为20世纪中国学术史上四大发现之一的敦煌遗书,具有极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集中体现了唐代书法艺术的巅峰,对后世影响巨大,写经体也成为流传至今的艺术典范。

  此次展出的四卷写经出自隋早期至晚唐,其中一卷《金刚经》来自日本著名汉学家滨田德海旧藏。滨田德海曾以兴亚院专家身份长期在华供职,他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北京、天津等地探寻敦煌遗书,收获颇丰,其收藏大部分来源于著名藏书家李盛铎。这部分重要的“滨田珍藏”在滨田德海辞世后,一部分由日本国会图书馆购藏,余下遗珍一直由其后代秘藏。此卷《金刚经》由此流出,历经颠沛流离,最终回到故乡。

  另一卷唐代《大般涅槃经卷第八》在清末的兵荒马乱中被偷带至日本,后几经辗转流落于伦敦,被世界上最重要的私人手稿博物馆视为镇馆之宝,并作为私人手中最古老、最完整的中国手稿珍藏大半个世纪,终在中国强盛崛起之时,回到祖国怀抱。还有一卷《妙法莲华经常不轻菩萨品》三卷合一,为朱孔阳家族旧藏,从该藏品可以看到佛教在唐代的盛衰,弥足珍贵。另有一卷《观世音经》,经书笔法丰厚雍容,气韵生动。

  据介绍,此次展览的四卷写经已于2018年5月17日被北京市文物局评为国家一级文物。四卷写经的收藏者,也是此展的策展人樊晓光和紫荷告诉记者,他们在一次拍卖会上拍得这四卷写经,让他们颇为震撼,为汉字之美所震撼,为不具名的写经生的虔诚所震撼,更为国之瑰宝的魅力所震撼。紫荷透露:“其实当时有七卷,我们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最终拍得了这四件。没能全部拿下,至今是个遗憾。”有些收藏家拍得珍贵藏品后,往往精心收藏,为何二人最终决定进行展出?他们说:“我们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思想斗争,如果束之高阁,这么美的东西就无缘和公众见面。我们还是希望能让公众见一下,让更多人看到汉字之美,书法之美,也更加了解敦煌那段学术的伤心史。”

  樊晓光透露,事实上敦煌还有大量遗书流落海外,他们在欧洲某博物馆看到了法国人伯希和剥落的壁画。樊晓光对博物馆馆长说:“我们不能回避历史,我们甚至知道这些壁画是如何被剥落的。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请你们看护好这些经卷,请你们好好修复、研究这些珍贵的文物。”

  二人透露,由于文物的珍贵性,他们并不想将此展变成巡展,此展也仅仅为期七天。有记者追问四卷写经最终的“归宿”,二人坦言:“也许若干年后,我们会让他们回归敦煌,这也许是写经卷最好的归宿。”(记者 张静)

本省新闻 关注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