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物新闻

检索

文物新闻

比“元谋人”早42万年的“西安之最”

西安日报 2018-08-08

  “这是东北亚目前发现的年代比较确切的最老的人类活动遗址,比历史书中公认的距今170万年的云南‘元谋人’还要早42万年,可以说是将要更改历史教科书的发现。”国际著名学术期刊Nature,前不久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兼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客座研究员朱照宇团队有关黄土高原最早古人类遗址的最新发现与成果。这个发现,刷新了目前的历史记载。

  14年坚持 不断刷新“最古老古人类遗址”

  这个新发现的遗址——上陈旧石器遗址,位于陕西省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这个重大发现,是朱照宇团队进行了持续14年不间断艰苦研究的成果。他们根据连续的黄土-古土壤地层和古地磁等测年手段,确定这一旧石器遗址赋存的最老地层年代为距今212万年前。朱照宇表示,“这次成果,是我们联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慰文研究员和英国国家科学院院士Robin Dennell教授以及来自国内十余个单位的研究者共同努力取得的最新成果。”

  这个结果,使上陈遗址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类遗迹点之一。这一年龄,比目前公认的西亚格鲁吉亚德玛尼斯古人类与旧石器遗址年代(距今185万年)还早27万年。

  朱照宇与蓝田“结缘”颇早。他说,早在1985年,他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黄土高原的黄土、地貌和新构造。“我们当时是学生,中科院地球环境所的安芷生院士带着我们考察黄土剖面,他在国内首次把古地磁测量方法与黄土-古土壤序列结合起来测定古人类的年代。前辈们很无私地提供了许多原始数据,我们就是在他们成果的基础上开展进一步研究的。那时,我们提出了古土壤断代来确定地质事件包括第四纪古人类和古生物年代的思路。”

  2004年,朱照宇团队开始正式做相关研究。在蓝田的研究中,他发现,侵蚀作用使得土壤地层有了缺失。他们采取了高密度古地磁采样,在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安芷生院士的研究基础上进一步将蓝田公王岭直立人头盖骨赋存地层年代由原来距今115万年前推至距今约163万年前。“安院士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朱照宇说。

  在接下来的研究中,关键点是找到连续的地层剖面。朱照宇说:“我们希望找到连续的剖面来继续研究。通过不懈的考察,连续剖面终于在2007年7月找到了,这就是上陈剖面。在粒径很小的粉尘黄土中,我们发现了几厘米到几十厘米的石头,很分散,我们觉得有可能是石器。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慰文研究员、英国国家科学院院士Robin Dennell教授实地考察和鉴定,确定这些石头就是古人类打制的石器。论文详细描述了上陈遗址发现的早更新世黄土—古土壤序列的第15层古土壤(S15)至第28层黄土(L28)层位中的82个被打击过的石头和14个未经打击的石块。”

  为何历时14年?朱照宇表示,因为要去不断寻找“最老的样本”。“要确认是地层中的样本,古地磁样品有时候是非常难采集的,要定向很准,而且土质很松的话不小心就碎了,难度很大。采集回来后还要慢慢加工,上仪器测量,经过数据计算、制图等,确实很耗时。”2014年开始写文章,2016年底投稿,2018年5月被Nature杂志正式接受发表。

  反复研究 “高龄”团队20多次实地采样

  这支中外研究合作团队由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牵头,联合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海海洋研究所、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以及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等国内外10余个机构组成。研究得到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973”项目、西安黄土与第四纪国家重点实验室项目以及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项目的资助。

  野外工作不易,黄土高原夏季烈日炎炎、冬季寒冷难耐。据不完全统计,朱照宇团队去过20多次上陈村。直到现在,68岁的朱照宇坚持亲自爬坡、采样、挖土,团队中的黄慰文今年81岁,另一位英国教授Robin Dennell也已年过七旬。老一辈科学家的科研精神令人感动;年轻一代科学工作者也经历了艰苦的磨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意义重大 进一步揭示人类演化和发展历史

  那么,这样的新成果意义何在?朱照宇告诉记者:“传统的主流观点认为人类‘走出非洲’,但人类真正走出非洲的时间却尚未有定论。之前认为直立人是大约170万年前走出非洲,而西亚格鲁吉亚德玛尼斯遗址年代的研究成果距今185万年,打破固有观点。我们的研究成果表明,非洲以外的亚洲还存在着距今212万年的人类活动遗迹,再次打破学界固有观点。这个发现或将改变古人类迁徙扩散历史的游戏规则。还有人认为我们有可能在蓝田发现更古老的人类活动遗迹。”

  当初,元谋人的发现,对于揭示人类演化和发展的历史具有重要的意义。元谋人早于“蓝田人”、“北京人”、“山顶洞人”等猿人的年龄。朱照宇团队的发现,也将引发一系列疑问:非洲以外最老的人类存在了,那么,如果他们当初是从非洲走出,是如何走出的?这无疑对于古人类的研究有很大的推动。那些年代有古人类活动,这跟当时的气候环境有什么关系……朱照宇表示,下一步团队将继续寻找这个时间段可能存在的古人类化石。(记者 张潇)

  1. 韩城梁带村芮国遗址祭祖
  2. 含光门遗址“诞生”国家发明专利
  3.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揭晓
  4. 神木石峁遗址发现4000年前大型陶鹰
  5. 宝鸡发现聚落型秦汉墓地
本省新闻 关注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