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评论 检索
跑遍陕北 高海平出新书了
探寻千年岳麓书院的百年兴衰史
和谷散文集《秋声》出版
全国少儿游泳冠军赛 我市小将表现抢眼
陕西省飞镖协会成立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举办福犬迎春展
梅花奖得主倾情献声 百余环卫工易俗...
坚持从民间音乐中汲取力量 崔炳元音...
2018丝路春晚 西安录制完毕
韩城“一带一路” 国际灯光艺术节开幕
陕西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年会举行
“和镜精粹展”在含光门遗址博物馆开幕
大棚香菇让32户贫困户脱贫
梨果成熟期病虫如何防治
大白菜软腐病为啥这么难治
猕猴桃采果后咋防溃疡病
苹果贮期防这些病害
番茄苗期重防“三种病害”
 
  热点评论  
温暖恬淡汤婆子
西安日报 2018-02-06

  汤婆子是个老物件,要不是近些年古装剧热播掀起怀旧风潮,恐怕很少有人注意到它。说来惭愧,我上学住宿舍时,母亲用家里一个扁圆的铜壶给我取暖,我一直把它叫“暖壶”,“汤婆子”这个名儿是我这些年才知道的。

  汤婆子有很多别名——锡夫人、脚婆、锡奴、汤媪……汤婆子最常见的是用铜和锡做的。“锡夫人”和“锡奴”是因器物的材质而取的名字,前者有些文绉绉的,让人联想到了贵夫人的端庄和冷艳,有距离感;后者则把器物比为奴,少了万物平等的温情。“脚婆”这个名字很接地气,但有些俗。相比之下,“汤媪”,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汤婆子,就显得亲切自然,让人想起年长女性的温厚随和。

  古人真是有趣又有仁心,日常生活的器物,他们常以人来看待,给它们取一些形象生动的拟人化名字,比如把钱叫孔方兄,称竹枕为竹夫人等等。古时没有空调和暖气,冰天雪地中,带给人们贴身温暖的汤婆子,就像家里的老婆婆一样让人安心。

  明代吴宽曾写过一篇《汤媪传》:“媪为人有器量,能容物……性更恬淡,富贵家未尝有足迹,独喜孤寒士,有召即往,藜床纸帐,相与抵足寝,和气蔼然可掬。”人们说这是写汤婆子的游戏文,但我却被这段文字深深打动。吴宽是真的把汤婆子当成在寒冷中温暖相伴的人了。汤婆子有着扁圆、能容物的大肚腩,像胖胖的老婆婆一般娇憨可爱,为人大气;汤婆子常出现在贫寒人家,她不是趋炎附势之辈,而是性情恬淡、品格高洁之人;她任劳任怨,冬天招之即来,夏天挥之即去,可与人抵足而眠,是最可靠的和气伴侣。这种温暖陪伴,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相知相惜了。

  相比吴宽的暖心文字,一向幽默的黄庭坚则写了《戏咏暖足瓶》诗二首,其中之一为“小姬暖足卧,或能起心兵。千金买脚婆,夜夜睡天明。”有年轻美女暖脚并卧,固然是好事一桩,但免不了小情绪、小心事,太麻烦,还不如花钱买个汤婆子,一夜暖暖和和心无挂碍地安睡到天明。“千金”显然是夸张的说法,汤婆子既为平民老百姓常用,价钱必不昂贵。

  黄庭坚的另一首诗写道:“脚婆原不食,缠裹一衲足。天日更倾泻,颒面有余燠。”这和吴宽的看法不谋而合,汤婆子不吃饭,只要给她裹一个布套,她就能给你整夜温暖,天亮倒出里面热气腾腾的水,刚好可以用来洗脸。

  当年母亲给我的汤婆子专门做了一个好看的碎花布套,每晚睡前我脱衣她“穿衣”,天亮后我穿衣她“脱衣”。经过一夜,里面的水用来洗脸温度刚刚好。可惜当时我没读过黄庭坚的诗,这一份与古人心意相通的妙趣,迟至今日才得以领会。

  如今,常想起那个温暖了我青涩岁月的汤婆子,她随着时光的流逝不知所踪,但那种温暖恬淡的气息却在我心中日益浓烈,一如我对母爱的体会和理解。(王海侠)

  1. 男子20多年收藏千余老物件
 
Copyright©2009 www.shaw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陕西省分中心 制作维护:陕西省图书馆
陕ICP备10200749号-3
本省新闻 关注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