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旅游信息 检索
“汉唐杯”象棋公开赛 柳天获“西安...
让“养心殿”活起来
丝路国际城市围棋赛 西安棋手表现出色
2017广东国际戏剧展开幕
全国30多家文博机构300件精选展品汇...
2017文化扶贫论坛在北京举办
温暖的乡土记忆
赵季平交响乐新作国家大剧院首演
全国优秀民间欢庆锣鼓展演洛川举行
全国城市出版社社长年会在西安举行
陕西汉中三堰申遗成功
《长安丝路东西风》17日在陕历博开展
玉米分蘖用不用掰?
水稻稻曲病防治
玉米粘虫病的防治措施
蚕豆落花落荚原因及增产措施
向日葵黑斑病防治技术
向日葵菌核病发生症状
 
  旅游信息  
擦亮“驴友”目光的宝库——关中帝王陵九大看点走笔
西安日报 2017-10-12

唐建陵石翁仲

宝鸡天台山炎帝陵石狮

唐简陵朱雀门阙台

  如果认为关中帝王陵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土堆,那他绝对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驴友,起码眼光是粗糙的,心思是浮躁的,属于人云亦云的走马观花者,缺乏开创性发现眼光。

  本报大型系列报道《走访关中帝王陵》历经多年,于上月终于完成。在采访过程中,可以发现关中帝王陵具有魅力无限的九大看点。

  数量之多难以数清

  渭北串珠状的西汉帝王陵自东向西排列,毫无顾忌地遥相呼应,大有咸阳原舍我其谁之势。这仅仅是关中帝王陵的一个缩影。在关中,帝王陵多得成排成行,论座数则难以数清。有明确位置、生前在帝王位上坐过的独立王朝帝王的陵墓有40多座,如果再加上追封的帝王和诸侯国王的陵,就更多了,在70座左右。这还不算被岁月冲刷掉印记、不知所踪的帝王陵。一个区域落地有如此众多帝王陵,不要说在国内,就是在世界上也罕见。民谚道:“南方才子北方将,陕西黄土埋皇上。”而陕西境内的帝王陵集中分布于陕西经济、文化、政治中心的关中。这得益于关中难以自弃的两大得天独厚条件。一是关中沃野千里,四周的山脉既拦截了北来的寒流、拒绝了南来的热浪,气候温和,且进可攻、退可守,自古就被誉为天府之国。因此,远古时期的炎、黄部族就发源于此,以后周、秦、汉、唐等13个王朝亦一个接一个惯性般的定都于此,帝王身后葬地自然而然也没有比关中更高端的选择。二是关中人历尽大是大非,见多识广,秉性稳健,远谋深算,不随王朝更迭而癫狂失性丢弃规矩,不为一时之利而忘乎所以翻天覆地,帝王陵得以较好保存。

  在昔日那个不知平等为何物的年代,无论是靠自己拼杀夺得天下的开国皇帝,还是幸运生在皇家而继位的帝王,他们都曾登上了人类等级之巅,令当朝人膜拜、敬仰。在外地,帝王驻足过的地方,就能投巨资开发成当地引以为荣的景点。因此许多人来到关中,看见连围墙都没有的帝王陵,震惊到不可思议。也只有在帝王陵高密度分布的关中,才能看到这么多没有任何现代开发痕迹、未设任何参观门槛的帝王陵。对此不同的人可以做不同的解读,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样的看点难得。

  多有意外

  帝王也任性。帝王陵因皇帝的个性而多有意外。

  自秦昭襄王开始,似乎帝王陵多遵守一个规则,帝都在渭河北,帝王陵在渭河南;帝都在渭河南,帝王陵则在渭河北。然而,汉文帝刘恒、汉宣帝刘询分别让自己的霸陵、杜陵退出了拥挤的咸阳原,与世无争地挪到了与多数西汉帝陵隔河相望的杜陵原、白鹿原。他们的陵当年显得孤单、黯淡,然而由于他们开创了文景之治、孝宣中兴,他们的陵反而别具风光。

  尽管唐高祖李渊的献陵依照汉制积土为陵,但一贯敢想敢干的唐太宗李世民把他的昭陵选在礼泉九嵕山人工山洞里,开创了唐朝帝王陵依山为陵的先河。

  从不受传统礼俗制约的女皇武则天,打破“卑不动尊”的祖训,临终“遗制”,将自己埋入先前葬了唐高宗李治的乾陵,从而使乾陵一座地宫安葬了两个皇上,绝无仅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谁能做了帝王的主?

  如此下来,关中帝王陵不但数量巨大,而且各不相同,花样颇多,不仅积土为陵、依山为陵这两大类型俱全,而且积土为陵的有的为覆斗形封土,有的为圆丘形封土。同时,既有石窟墓,也有土墓。土墓中有的有封土堆,有的没有封土堆;有的为土洞墓,有的为土圹墓。土墓中有4出墓道的亚字形墓,有一条墓道的甲字形墓,还有非中字形的单侧双墓道墓。有的皇帝墓葬与皇后墓葬位于同一封土下,有的皇帝墓葬和皇后墓葬同陵区不同封土;有的皇帝与皇后同封土同穴,有的皇帝与皇后同封土而不同穴。它们中,创造世界第一的地方很多。九五之尊的帝王们死了,陵墓也要至高无上,与众不同。连三皇五帝都不放在眼里的秦始皇,动员几十万人为自己建的陵,目前留存的封土占地面积24万多平方米,封土体积458万多立方米,为世界三大帝王陵中,封土占地面积最多、体积最大的一座。

  忌讳谈及的宝库

  在人们心目中,宝库自然隐蔽、神秘,许多人对此饶有兴趣,不求进入宝库内,能近距离看看宝库所在地就心满意足。

  帝王陵不仅仅有封土堆,还有陵园,还有封域。关中帝王陵的封域都大得可以,尤其是依山为陵的唐陵,更是大得出乎一般人的想象,最为夸张的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面积113.15平方公里,接近圣马力诺共和国面积的两倍,是图瓦卢国面积的4倍,比摩纳哥公国面积的50倍还多。相比之下号称世界上三大帝王陵的古埃及国王胡夫金字塔、秦始皇陵、日本仁德天皇陵的封域不足挂齿。

  帝王们在世时日子滋润得不是一个生活品质高所能容纳,他们死了也不甘降低待遇。因此在墓穴里装满了金银珠宝等随葬品,以供帝王们随时唾手可得。就这还担心在阴间手头紧、有亏欠,在墓穴周围陵区还埋了大量稀世珍宝的成群结队的随葬坑。每一个帝王陵区埋藏的宝物,都价值连城,足够建一个大型高等级博物馆。古文献有说法:帝王们每年用“天下贡赋三分之一”为自己建陵。而建一个陵往往需要十多年甚至几十年,其价值估计地球人算出来的都是天文数字。秦始皇陵随葬坑之一的兵马俑一面世就震惊全球,成为世界第8大奇迹。汉阳陵出土的随葬品,虽然由于当年运营方式不当,丧失了对普通游客最佳宣传机会,但其博物馆在国际考古界享有崇高声誉。由于绝大多数帝王陵没有发掘,那些珍宝还埋在地下,因此每一个帝王陵区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宝库,一般意义上的宝库在它面前相形见绌。过去由于保护措施不到位,有关单位把此作为敏感话题,忌讳谈及。

  尽管随葬品埋在地下,可在陵区地表也并非无可观赏的文物。帝王陵封域里曾有陵园围墙、陵园四门外的阙、陵庙或下宫等规模宏大的建筑。这些建筑虽然都毁了,但如果有幸,还会发现1000年前甚至2000年前陵园残垣、门阙的土台。心细的,也很容易发现那上千年前的砖瓦。很多人往往在装饰精美的橱窗里才能感受到这些砖瓦的光辉,在田野里则把它们视为垃圾不屑一顾。实际上,在野外遇见它们,更应感到幸运和惊喜。

  目前关中帝王陵中30多座阔步进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余座荣登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两千年前的“特区”

  不是所有帝王都希望自己的陵墓处在一个人烟稀少、冷冷清清的地方。西汉有7位皇帝很有趣,他们虽然把自己的陵定在与都城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但他们不甘死后寂寞,以自己的陵为中心、以陵号为名,分别建了7个县,县城就在陵边,尤其是长陵邑的南城墙,一部分与陵园的北城墙共用一道墙。当然,帝王们建陵邑不单纯是为给自己的陵地哄场子、添人气,就像他们建陵,必须有多种考虑才能支撑起那巨大的开支,不可能单为“事死如事生”而一锤定音,还会说要显示他们的威望,起到震慑作用,从而巩固他们的江山社稷。西汉建陵邑,综合考虑到了供奉陵园,“强干弱枝”巩固中央统治,繁荣帝陵附近地区的经济和文化等,为此迁徙关东大族、达官巨富充填其中,使陵邑迅速繁荣起来,成了“经济开发特区”。当时名震全国的富商大贾,不少出自陵邑。由于除了霸陵、杜陵,其他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等5陵邑在咸阳原,咸阳原又称五陵原。一时间纨绔子弟横行五陵原,“五陵少年”成了花花公子的代名词。此外陵邑中还云集大量其他方面的达官显贵和社会名流。汉代期间,属五陵邑人为侯者逾70名。汉宣帝曾把“丞相、将军、列侯、吏二千石”者迁到杜陵邑。有人说,西汉中、晚期,全国政治中心在三辅;三辅中心在诸陵邑。陵邑里也曾出现过文化、思想界巨星那璀璨的身影,“史界太祖”司马迁曾徙家茂陵;使儒学成为中国社会正统思想的推动者、西汉思想家董仲舒亦定居茂陵。两汉辞赋最为著名的作者大多出自陵邑,其中以西汉的司马相如最为耀眼。

  西汉帝陵陵邑,至今不仅保留有遗址,长陵邑和安陵邑等遗址地面上还傲然挺立着2000年前、像长长列车一样的城墙残垣。

  露天石刻艺术博物馆

  在一般人的眼里,涉及皇家的珍贵文物,只有在橱窗里,最差也要在戒备森严的博物馆里才能看到,然而,关中唐陵数百尊上千年的石刻,还是原生态的,和1000年前一样,大大方方、毫无羞涩地屹立在田野里或荒山上,没有围墙,没有玻璃框遮风挡雨,它们与大地共存,与山峰并立,与日月相伴,游客可以零距离接触、无障碍全方位拍照,目睹者无不为之震撼。特别是唐建陵石翁仲,就在深谷两边相对而立,见到它们,和相约大熊猫于野外的珍贵度相比也就在伯仲之间。

  关中帝王陵石刻数量多、题材广、体量大、雕刻技艺精湛,不算陪葬墓的石刻,现存有400余件,大类有人、动物、石碑、华表四种。动物类里有石狮、石虎、犀牛、仗马、鸵鸟,古代传说中的瑞兽翼马等;石人类里有高大的石翁仲,仗马旁的控马官,作出贡献的杰出少数民族将领、酋长或后来唐代册命的都督蕃人像等。

  这些石雕多数高大,桥陵石翁仲相当两个大高个的真人,高3.67米—4.28米;在类别里华表往往出类拔萃、傲视群雄,最高的桥陵华表有3层楼高,通高8.64米;乾陵无字碑则以自己厚重的体量一剑封喉,高7.53米,宽2.1米,厚1.49米,尽管与一辆5吨卡车的体积相当,但就是4辆5吨卡车也载不起它。

  这些石刻多为圆雕,也有浮雕、线雕,无不出自巨匠、大师之手。尽管这是为阴间的帝王而做,但依然是巨匠、大师门展示技艺、发挥才能最高级别的阳间平台。他们不能不穷其所能,精雕细琢,更使后人不能不赞不绝口。从石刻夹道的神道走过,就像穿过时间隧道,目睹到当年群臣恭迎帝王归来的隆重场面。有专家如饥似渴地欣赏后,竖起大拇指:“露天石刻艺术博物馆”。

  巨星落幕之地

  站在汉宣帝杜陵封土上,展目东望,两排土堆,由近向远,由大到小依次排列,犹如彗星的长尾。那不是普通的土堆,而是陪葬墓。

  西汉帝陵和部分唐陵,浩浩荡荡的陪葬墓众星拱月般分布在其周围,或以东侧为主,或以南侧为要,或排为两行,或呈扇状分布。尤其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陪葬墓数量创世界之最,达到200多座。

  不要以为在天宫行星永远比卫星夺目,帝王就应该是陵区最耀眼的人物,实际上喧宾夺主的情况屡见不鲜。

  陪葬墓下埋的,除了皇上的恩妻爱妃、宠子娇女等皇室宗亲,还有许多当年耀眼的巨星,有的驰骋疆场,摧城拔寨,威震四海;有的著书立说,字字珠玑,文名五湖。当年,皇亲贵族、文臣武将临终的最后一个梦想,就是陪葬在帝王身边,认为如此这般方能点亮一生业绩,是最辉煌的善终。然而,绝大多数帝王虽然当时炙手可热,但是如流星行空,仅仅是昙花一现,在历史的岁月中迅速凋零,而许多配角的光芒,反倒历经千年风雨的磨砺更加璀璨,让人们的视线链接到被陪葬的帝王陵,有如在平息安史之乱立下汗马功劳、陪葬唐肃宗建陵、“上以调三光、下以蒙五岳,勋高今古,柱石四朝”的军事家郭子仪,许多人就把汉武帝刘彻茂陵当作西汉名将霍去病的墓号。

  这些巨星当年升起地方的建筑已灰飞烟灭,但他们落幕的墓葬,还完好地保存在关中。西汉著名大将军霍去病的墓在茂陵东,茂陵博物馆就建在霍去病墓园。唐朝文武兼备的著名军事家、神话传说中的托塔天王李靖墓,传说中以三板斧著称的唐朝开国名将程咬金墓,被民间尊为驱鬼避邪、祈福求安的3个门神的右门神尉迟敬德、左门神秦琼、单门门神魏征的墓均在昭陵南。尽管已过千年,但在成千上万的粉丝眼里,他们如昨夜星辰依然闪烁,他们的墓前常出现凭吊的身影。如果他们在天有灵,应该醒悟,与当年得到可以陪葬皇陵的“恩赐”相比,这才是最值得自豪、不可磨灭的荣光。

  高颜值的风水经典宝库

  许多游客对自然景观情有独钟,把帝王陵列为纯粹的人文景观而敬而远之,殊不知关中帝王陵自古以来被看作风水经典宝库,均为形胜之地。建陵墓就是一种给活人看的形式,帝王们怎么可能忽略了墓地的颜值。

  西汉帝陵所在的渭北第一道高原咸阳原、杜陵原、白鹿原,以及积土为陵的4座唐陵所在渭北第二道黄土高原,地高土阔,田禾春绿秋黄,攀上陵首,800里渭河川道尽收眼底,顷刻荡气回肠,心宽胸广;依山为陵的14座唐陵所在北山山脉,巍峨蜿蜒,每座陵所在山峰,更是鬼斧神工,天工巧成,或龙蟠、或虎踞、或笔架,唐乾陵所在地梁山犹若睡美人,唐昭陵的九嵕山似卧虎,唐中宗定陵所在的凤凰山犹如展翅飞翔的凤凰,唐德宗崇陵所在的嵯峨山犹如莲花绽放,唐顺宗李诵丰陵所在的虎头山分明就是一面虎头,登临其顶,放眼南望,山环水抱、四面拱卫,顿时豪情满怀,意气风发。位于桥山的黄帝陵,居于天台山的炎帝陵,景色亦是壮丽、雄奇。帝王陵的自然景观,因有人文景观支撑,显得风韵十足、可圈可点。

  再生动不过的互动节目

  每一座帝王陵,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只是没有火眼金睛,初来乍到的游客自己很难发现,而发现不了这独到之处,就等于到景区参观,却被挡在了景区大门之外。打开大门的简便办法,就是寻找掌握“钥匙”的人。而掌握此“钥匙”的人,就是陵周围的群众,特别是村落里的村民。

  关中帝王陵没有因为是上千年的墓葬,就与阳间失联,波澜不惊,死水一潭。当走进帝王陵周围的村落就会发现,那里有数以百计的民间传说故事和祭祀、洗石狮祈雨、拜石人干大(爹)等风俗。这些民间文化在阴阳两界直来直去。这种阴阳两极的短路擦出绚丽的火花。那些早已故去的帝王们、千年不老的石人石马石狮等,都被激活,活灵活现地活跃在其中,或扮演主角、或扮演配角、或以正面人物出场、或以反面人物露脸,一切都由那些不求报酬的民间人士灵巧高妙地安排、导演。那些用貌似土得掉渣、实则底蕴深厚得和文言文接轨的关中方言讲述的传说,有神话传说,有传奇故事,有歌颂友情、爱情的,有鞭笞背信弃义、好逸恶劳的,个个趣味横生。这些灿烂的民间文化是在已开发景区里难以找到、再生动不过的互动节目。帝王陵地面遗存和最佳景色所在,往往就包含在这些传说里。遗憾的是,此看点多被一般游客所忽略。

  浓缩波澜壮阔历史画卷的硬盘

  一座陵,就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君王终结的句号,无论他们柔弱不堪,一生碌碌无为,还是霸气冲天,立下丰功伟绩,都在这个句号下无奈谢幕。这些帝王陵,不仅是集中展示中国墓葬文化的展厅,也是一个个浓缩波澜壮阔历史画卷的硬盘。关中帝王陵不但数量多,涉及朝代也最多。这些已盖棺定论帝王的人生,和他们的陵墓一样,五花八门。能在旅途中观察到同一工种的十多个朝代、近百人的人生,而且是极具特色的工种帝王,其收获必丰。当走近帝王陵,当年那惊涛骇浪的来龙去脉、血雨腥风的起因结局,自然而然会进入耳际,昔日的昏庸愚昧必然成为擦亮今日目光的拭巾,昨日的大智大慧必然成为照亮明日旅途的明灯。

  这些陵墓既展示了陵墓主人时期的历史,也折射出后来的历史。那些盗墓洞,让我们联想到历史上曾经的战乱、生灵涂炭的黑夜;后代的保护碑,又让我们看到和平、兴盛、百姓安康的阳光。近些年,帝王陵周围破天荒地出现了监控仪器,它让人们看到了帝陵保护正向现代化迈进的步伐。

  一个人能静心浏览关中帝王陵,他一定不是普通的驴友。他的目光,必然因此行而渐行渐深邃、渐行渐清晰。 (记者 金石)

  1. 陕西首次将《帝王陵墓志》纳入省志编撰
  2. 西部帝王陵旅游联盟旅游推介会举办
  3. 我省首部专项立法“护卫”始皇陵 十一起实施
  4. 西汉末帝康陵考古新发现 皇后陵比皇帝陵突出
  5. 蒲城桥陵入选“中国最恢宏十大帝王陵墓”
  6. 我省将编撰《文物陕西》丛书
  7. 西咸新区加速创建文化遗址公园
  8. 160余件老物件见证陕西百年变迁
 
Copyright©2009 www.shaw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陕西省分中心 制作维护:陕西省图书馆
陕ICP备10200749号-3
本省新闻 关注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