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县文化之窗 > 咸阳市

百年《三滴血》唱红大秦腔

2018-07-12咸阳市支中心

“祖籍陕西韩城县,杏花村中有家园。”这句妇幼皆知、家喻户晓的秦腔唱段,出自有“东方莎翁”之美誉的剧作家范紫东先生创作的经典秦腔剧目《三滴血》。

《三滴血》是范紫东先生的代表作,写于1918年,距今已整整一百年了。《三滴血》剧本取材于清朝翰林院庶吉士纪昀编写的《阅微草堂笔记》。《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昀晚年的作品,是清代文言小说的代表作之一,其故事既有上层社会的故老遗闻、官场百态、人情翻覆、典章考证,也有下层百姓的曲巷琐谈、奇事异闻、医卜星相、神鬼狐魅。这些或雅或俗、亦正亦奇的诙谐故事,纵横上下各个角度和方向,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揭示了社会的种种矛盾,也显现出不同阶层人物的善行与恶迹。范紫东先生写《三滴血》虽然受到《阅微草堂笔记》中“滴血认亲”的启示,但更多地则是融入了范先生自己耳闻目睹的种种官场弊端以及自己短暂为宦而败走麦城的生命体验。

《三滴血》讲述了山西商人周仁瑞在陕西经商时,其妻一胎生二子而亡,己养长子天佑,次子卖于李三娘,三娘更其名为李遇春,与己女李晚春订为婚姻。后仁瑞经商折本,带天佑归山西,其弟周仁祥独霸家产,不认天佑为侄儿,告到五台县衙。县官晋信书以滴血之法断为非仁瑞亲生子,强令拆散。遇春长大成人,三娘亡故,恶少阮自用垂涎晚春,兴起讼端,上峰悬调晋信书到陕西审理此案,晋信书复以滴血之法,将晚春、遇春断为亲兄妹,将晚春判于自用,花烛之夜,晚春逃出寻找遇春。仁瑞寻子途中与遇春奶娘王妈相遇,二人不服滴血断案,同往县衙质问,晋信书又以滴血试验,判仁祥与其子牛娃非亲生父子,错误百出。后天佑、遇春结盟投军,各在疆场立功受封得官,提审县令晋信书,冤案始明,合家团圆。晋信书也因主观断案而被罢官。范紫东先生通过编织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断案者迂腐可笑的故事,借以警示世人“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在当时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三滴血》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恰如其分,全剧构思巧妙、唱词生动,尤其是“双生双旦”的结构更成为日后易俗社的典型风格。易俗社创始人之一的李约祉先生在为《三滴血》所写的序言中高度评价了该剧的思想和艺术成就。他认为“剧中写县令之颟顸,刚愎自用,诙谐尽致”,是一个塑造得很成功的人物。赞扬滴血认亲的故事安排,“其离合悲欢,曲尽其妙,入情入理,自然天籁;正如水到渠成,绝不见斧凿之痕。”特别值得提及的是,对这个戏“能警人复足以动人,是文学亦是科学”的评价。也就是说,这个戏既是文艺作品,取得了动人心弦的艺术效果;宣扬的又是科学,反对滴血认亲之类封建迷信,还能起到警示世人的社会作用。著名剧作家曹禺先生曾称赞《三滴血》这出戏是“秦腔之《十五贯》,简直可以同莎士比亚的剧作媲美”。京剧大师梅兰芳称赞《三滴血》“是一出反主观主义的好戏”。欧阳予倩称赞《三滴血》是个喜剧,但“在处理方面却是严肃的,当一个正剧来演,而所得的确是喜剧的效果”。剧作家田汉则说《三滴血》可媲美《十五贯》,它的“剧情离奇曲折,妙趣横生”,最后一场的误会,“可以追步莎氏”。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三滴血》更是红极一时。1958年《三滴血》进京演出,受到社会各界好评,并被选为1959年国庆十周年献礼演出剧目。1960年,《三滴血》由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成电影艺术片,红遍大江南北。

“范公妙笔谱秦韵,紫气东升耀神州”。今年是秦腔《三滴血》出生100周年。100年来,经过几代艺术家的不断打磨和精彩演绎,《三滴血》已成为一出可以代表秦腔剧种的招牌戏,同时也成为陕西文化久负盛名的精神符号。

相关新闻:

  1. “第四代”《三滴血》明日西安上演
  2. 《三滴血》复排戏迷热捧 西安秦腔剧院将开下午场
  3. 重温经典 喜迎新春
  4. 秦腔经典传统剧《三滴血》复牌上演
  5. 西安“送戏下乡”启动 秦腔《三滴血》在周至上演
  6. 韩城市举办"迎春纳福 送戏惠民"风追司马文化景区古城文化演出活动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陕西省分中心 制作维护:陕西省图书馆

ICP备案:陕ICP备10200749号-3